<optgroup id="6csk8"></optgroup>
<optgroup id="6csk8"></optgroup>
<center id="6csk8"></center>

临客列车的“押运员”

来源:人民网

  随着元宵节的临近,铁路客流骤减,节后铁路部门加开的大量临客列车便完成了阶段性运输任务,将陆续疏散屯放至沿途各个小站,等待着元宵节后再次集结应对新一轮春运客流高峰。而临客列车的疏散与集结过程,都需要有一名“押运员”全程护送,确保临客列车途中运行安全。顾超便是南昌车辆段九江运用车间的一名“押运员”。

  17日凌晨2:15,顾超就被预定的闹钟?#34892;眩?#20182;今天需要从九江站押运一趟临客至30公里外的琵琶湖站。为了不吵醒还在熟睡的妻儿,顾超摸着黑轻手轻脚地穿好?#36335;?#25343;起早已准备好的行装出门。推开家门,寒风细雨便迎面?#36947;矗?#20182;不禁打了个哆嗦,“又是下雨?#20445;?#30475;了看表,还有两个小时发车,他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手电,紧一脚慢一脚地向车站走去。

  为了不影响正常运输,临客列车空送都要尽量避开旅客列车的到发时刻。凌晨2:40,白天人流不息、熙熙攘攘的九江火车站站台上此时却是寂?#20219;?#20154;。顾超按规定插设好防护信号,开始进行始发巡检作业。始发前对押运的临客列车进行技术检查是每个押运员的第一道作业环节。

  4:20,由九江开往琵琶湖的空送列车缓缓驶离九江站,顾超再次确认尾部车辆边门已经锁好后,开始对列车车厢的四门四锁、车?#23433;?#29827;等上部设施进行逐一巡检。40分钟后,整列车巡检完毕,顾超来到尾部最后一辆车,用对?#19981;?#19982;司机再次核对了一遍风管压力。

  空送的临客车上没有电,照明全靠手电?#29627;?#21462;暖只能靠多穿?#36335;?#27492;时外?#36718;?#26377;1度,空?#21561;?#30340;十几节车厢冷得像个冰窟窿。望着窗外忽明忽暗的光影,顾超感慨地说:“押运车上冬冷夏热还能克服,其实最怕的是寂寞,整列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周围漆黑一片,人是越呆越害怕,每?#31354;?#26102;是感?#38454;?#23396;单无助的时刻。”

  清晨6:00,列车终于到达琵琶湖车站。由于空送的临客列车没有固定的运行时刻,什么时候开车,什么时候到达都不确定,全凭客车调度员见缝插针安排运行,所以10公里的路程,竟然断断续续开了一个多小时。顾超觉得还比?#19979;?#24847;,“这算比较快的了,有一次我押车从九江至庐山,18公里跑了8个小?#20445; ?/P>

  待车停稳后,顾超一边朝手上哈着气,一边插设防护信号,开始他的终?#38454;?#19994;,他需要再次确认一遍这趟车的技术状态是否安全。6:30结束作业后,顾超与车站值班员做了最后的列车存放交接,算是最后完成了这趟押运任务。

  任务完成后,顾超要坐车间的汽车返回九江。为了及时把押运员接回九江,车间的汽车司机小蒋已在琵琶湖站等待了近两小时。一上车,小蒋便递给顾超一瓶?#20154;靶值埽人?#21917;完了吧!赶紧,暖和一下!”

  7:00,顾超回到了车间值班室,向值班员汇报押运情况,并填写交接单。明天是元宵节,正是列车押运的高峰阶段,完成这凌晨的一趟任务后,顾超得抓紧时间回去好好睡一觉,因为傍晚还有一趟押运任务等着他。